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深秋

 
 
 

日志

 
 
关于我

中年男人 无话可说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蓝颜知己——女人的乌托邦  

2008-10-04 15:4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记文学大家安德烈·莫洛亚在《〈少年维特的烦恼〉本事》中记述,歌德年轻时曾热烈地爱上朋友凯斯奈的未婚妻夏绿蒂。聪明忠厚的凯斯奈并未因此敌视他,而温柔恬静的夏绿蒂更是把他引为无话不谈的知己。他陪她在月光下散步、谈心,或者坐在她的脚下静静地欣赏她。但她始终没有把他当做情人,也没有把他当做一般朋友,只当他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性知己。歌德并不满足这种角色,他内心有强烈的爱欲。绿蒂对他们之间关系的感性暧昧和理性定位使他痛苦不堪。他们唯一的一次亲吻是歌德的难以自抑,也是绿蒂的深深自责。终于,在绿蒂结婚时他选择了离开,并在巨大的失落与痛苦中写下了不朽名著《少年维特的烦恼》。多年之后,凯斯奈已经去世,59岁的凯斯奈夫人在魏玛晋见国务大臣歌德,求他提拔自己的两个儿子。那一刻他们都在彼此眼里看到了惊讶与失望——那个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歌德博士,那个酷爱跳舞和在月光下散步的夏绿蒂,都已在彼此心中死去;唯一活着的只有小说里那个用手枪自杀的维特。一段由伟人加盟演绎的第四种情感故事就这样宣告结束了。

近来有关红颜知己、蓝颜知己和第四种情感的说法甚嚣尘上,大有建树一种学说、倡导一种风尚之势。我留心看了一下,持这种观点或写这种文章的多是些小资女人,一望而知她们的幸福与失落、优雅与寂寞、美丽与哀愁。

做你的红颜知己好吗?她们说。随着她们的思路看下去,你会发现她们所说的红颜知己已不是本来意义上那种与心仪的男子情谊深切的貌美女子——既不是为了司马相如可以私奔可以当垆卖酒的卓文君,也不是为了范蠡为了越国可以屈从于吴王夫差的西施,更不是蔡锷眼里“不信美女终薄命,从来侠女出风尘”的小凤仙。她们声称,我不做你的妻子,却比妻子更理解你;我不做你的情人,却比情人更欣赏你;我不做你的朋友,却比朋友更关注你——我是你心灵的守候、航泊的港湾、人间的四月天!

做我的蓝颜知己好吗?她们说。接下来你会发现,她们所说的蓝颜知己同样有着鲜明的女性视角——既不是杨玉环高攀的李隆基,也不是七仙女下嫁的董永,更不是祝英台倾慕的由同窗而兄弟(妹)而终将与之化蝶双飞的梁山伯。她们规定,不要你做我的丈夫,只要你给我精神的滋养;不要你做我的情人,只要你给我心灵的抚慰;不要你做我的朋友,只要你给我人生的点拨——你是我眼中的风景、心灵的鸡汤、烦恼的回收站!

这就是第四种情感!她们说。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男人可以有红颜知己,我们为什么不能有蓝颜知己!第四种情感(颜情?)有别于亲情、爱情和友情——它是彼此相随却永不相交的两根铁轨,是彼此相望却永不融合的两道风景,是彼此相惜却永不相爱的两颗心灵!

当这种不伦不类的情感经小资女人们一番包装之后招摇过市,充斥博客与QQ,也行将充斥大街小巷时,男人们并不在意——既不以为然,也不为所动——是还没回过神儿来,还是不接受那些霸王条款?

——红颜知己,就是一颗酸葡萄吗?不做妻子而更理解,是要理解我对你的理解吧?不做情人而更欣赏,是要欣赏我对你的欣赏吧?不做朋友而更关注,是要关注我对你的关注吧?好在酸葡萄是会变的,那就让我静观其变吧——或者等你变熟变甜,或者看你慢慢烂掉!

——蓝颜知己,就这副太监嘴脸吗?一个还没和你扯上关系的男人,却要分担你的苦恼,对你关怀备至,还不能给你爱的负累和性的侵扰——这不整个一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太监吗?你以为你是皇后是公主啊!除了无用的男人无聊的男人,谁会做这种劳什子!别说我不是谦谦君子,与其说男人不是好东西,不如说这就是男人本身——喜欢主动,善于进攻,不讲分寸,只要可能;就像青年本身就意味着不成熟,女人本身就意味着小人般的难养一样。

——第四种情感,就是骡子情感吗?无爱无性,却又说不清道不明,非驴非马,却又既像驴又像马!骡子是马和驴杂交的怪胎——马配驴谓之马骡,驴配马谓之驴骡——这不正同不伦不类的第四种情感一样吗?骡子本身不会生育不会繁殖——它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这不正同没有结果的第四种情感一样吗?

男女之间的美好情感总归应该是基于爱的,不管这种爱是狭义的还是广义的,都应该是平等的、自由的、和谐的。伟大的爱或许是单向度的,但平凡的爱必然是双向的——爱的给予和爱的期待同样重要!何况,那么用心良苦策划出来的条款规定,不像是相对于感情,倒更像是相对于政治、相对于战争、相对于胜败所附带的不平等条约。

《巴黎圣母院》中,爱斯美腊达为救格兰古瓦而假意做他的新娘,之后他们之间有一段对话:

“那么,你不要我做丈夫?”

“不要。”

“做你的情人呢?”

“不要。”

“做你的朋友呢?”

“也许吧。”

“你知道怎样叫做朋友?”

“就是好比兄妹俩,两人的灵魂互相接触而不糅合,又像一只手的两个手指。”

“那么爱情呢?”

“啊,爱情?”她说,声音颤抖,眼睛发亮。“那是两个人,又是一个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融合为一个天使。那就是天堂!”

文学大师的名作也没弄出个第四种情感。倒是那个又驼又瞎又跛又聋的敲钟人卡席莫多,一直充当爱斯美腊达的保护神,他不敢奢望成为爱斯美腊达的丈夫和情人,但也没想过要做她的蓝颜知己。在爱斯美腊达被绞死之后,他神秘地失踪了。两年之后,人们在鹰山地穴里发现,他搂抱着爱斯美腊达的尸体变成了两具骷髅。当人们想把他们解脱开来的时候,他化作了尘埃。

天哪,即使是这样一个不健全的敲钟人,也拒绝成为蓝颜知己;即使是以化作尘埃为代价,也绝不做蓝颜知己!

蓝颜知己——女人的乌托邦!

  评论这张
 
阅读(639)| 评论(10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