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守望深秋

 
 
 

日志

 
 
关于我

中年男人 无话可说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怀念牛  

2008-03-10 17:23: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次带女儿回老家,女儿指着山脚下的两头牛惊呼:“那羊怎么这么大个儿!”我当时觉得很好笑,笑过之后就觉得有些沧桑——牛曾是我儿少时的好朋友,而我的女儿竟至于对它如此陌生——童年远了,我的牛群也远了。

山沟里的童年是寂寞的,惟有生产队里的那群牛让我开心,让我牵挂。放牛的是个鳏夫,除了骂牛不苟言笑。一向怕人的我总是追着他叫:“二大伯,放(圈)牛去呀?”那用意不在礼貌,全在看牛。牛也不是想看就看,隔些日子才有一次机会——我们队分为南洪、北洪和东沟三道山沟,牛群需在三道山沟轮流放牧;只有到了我家所在的北洪,我才能见到那些牛。我像盼年一样地盼着牛群。牛群来了,我会接到沟门儿,像迎接外宾;牛群走了,我要送到沟口,像送别客人。牛群在北洪逗留期间,是我最幸福的日子。只要能抽身,我就会陪着二大伯看牛——看牛望青,看牛吃草,看牛抵头,看牛发情……中午和晚上牛被圈起来,我就站在牛圈外的斜坡上,居高临下地研究它们。时至今日,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它们的长相,它们的神态,它们的被人约定俗成的名字——大狸猫、二狸猫、小黑犍儿、黄儿、独角龙……

那头黑红相间的母牛要算是这群牛的群花了。它的体态很匀称,也很丰满,头和四肢及肚皮都是黑的,只有背是橘红的。它的犄角很特别,左边是弯的,右边却是直的。它的眼光很自信,但极不安分。它好像并没有生过几个牛犊,却一直被公牛们宠着,也被二大伯和生产队宠着——不受欺负,不挨打,不干活,不被出卖和屠宰。它总是东跑西颠,总是走在牛群的最前头,所以它有个不太上口的名字叫“打主意的”。

“白脸儿”长得很小巧,身黄脸白,头小肚大,是母牛中的高产者,曾连续生过三头公牛,日后全部成为耕地的主力。盼儿心切的男人们说起它总有一脸的敬意,只叹它为什么托生为牛。白脸儿很恬静,也很柔弱,但在牛群中德高望重,没牛敢冒犯它。

“叫挠的”是白脸儿的长子,因从小乖巧,让人抚摸让人挠痒而得名。它有母亲一样的颜色,却长得虎背熊腰,牛高马大。它是个乐天派,给人的印象总是笑眯眯的。它年轻力壮,精力旺盛——走路带劲,干活带劲,抵头更带劲。一俟成年,它就经过一场角斗,从黄儿那里当仁不让地夺取了王位,建立了它的一统天下,直到那群牛解体。

我曾经目睹了牛王的几次更替,觉得那近似于人,只是比人简单合理。最初的牛王是大狸猫,但它太老了,不久就被二狸猫顶替了。我曾问过二大伯,俩狸猫是否抵过头,二大伯说没有。那么就是一种禅让了。后来小黑犍儿打败了二狸猫,当了牛王。不久黄儿又篡了位。黄儿与小黑犍儿本来年龄和力量相当,但它联合叫挠的把小黑犍儿打败了。然而好梦不长,没过多久叫挠的就脱颖而出了。

叫挠的取代黄儿,是经过了一场恶斗的。它们彼此拉开架势,并不直接抵头,各自用前蹄在地上刨,荡起许多尘土,恰如战场上的硝烟。接着是在坡坎上磨犄角。其它公牛一律瞪大眼睛,竖起耳朵、鬃毛和尾巴,大声吼叫助阵。叫挠的本是晚辈,黄儿似乎没想到它会如此来势凶猛。黄儿气急败坏,几次发起进攻,都被叫挠的挫败。几个回合下来,黄儿已渐渐不支,只好以守为攻。叫挠的一看时机成熟,梗着脖子,红着牛眼,凶神恶煞般地冲刺过来,一举将黄儿抵倒在坡坎上。

印象中的独角龙是不参与任何角斗的。它原是另一群牛的王,因为拒绝拉犁,无法调教,被卖到我们队。来时它的背上布满伤痕,有的已经结痂,有的还在流血——听说那是用鞭子抽的和用火烧的。独角龙并非独角,只是一双犄角都被锯掉了半截,让人依稀窥见它往昔的锋芒。然而不知为什么,到了我们队它就开始干活了,那是一头棒极了的耕牛。只是它从此便沉默了——既不跟任何牛亲近,也不跟任何牛较量。它默默地吃草,默默地拉犁,默默地思考,没有牛也没有人知道它心中的秘密。然而,即使如此,它依然难逃宿命——被不知哪头牛抵了冷角,从陡坡上滚下摔死了。没人忍心吃它的肉,队长派了几个人,把它埋了。半夜却被人挖出来,剥皮剔肉,卖到山外去了。

后来,我告别了那群牛,当兵去了。有一天接到三哥的信,说生产队已经解体,那群牛也被分散到各家各户去了。叫挠的在分牛的前一天夜里神秘失踪,再也没有找到。

多年之后,那些牛早已不知下落。再回老家,见到三三两两的公牛母牛,我一个也不认识。每当此时,我心中便充满莫名的悲伤与惆怅。我知道,我无法怪罪女儿对于牛的陌生;我知道,我也同样无法改变自己身上的牛性——牛的较真,牛的迟钝,牛的隐忍,牛的辛劳……

呜呼,我的牛群,我的乌托邦!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